当前位置: 注册送68元体验金 > 黄柳 >

因为四十岁的他终于通过了乡试


信息来源:http://kingofnerds.net 时间:2019-08-25 23:50

  ▲胡玉父亲胡伦《明故昭信校尉泰州守御所百户胡公墓志铭》,收录于四库全书。

  路引,相当于现代的通行证或身份证,写在纸上,采用半印勘合,即半印钤于路引上,半印存放在发引的官府。明代路引由汉的“传”、唐的“过所”、宋的“公凭”演变而来。明朝规定凡远离所居地百里以上,都需由当地政府签发公文,不准转让,不能冒名顶替,逃避关卡查验。若无路引或与之不符者,依律治罪。

  胡老爷干了几年礼部最底层的主事后,礼部尚书周洪谟致仕归乡,礼部人事大变动。长官看他资历可以,便提拔胡老爷,升了一级,做仪制员外郎。又过了几年,新上任的礼部尚书看胡老爷做事可靠,把他调去精膳清吏司做长官,升任为精膳郎中。

  胡老爷四十岁携上京路引离家,在外漂泊二十三年,六十三岁以冥途路引覆面,由儿子胡岩扶柩归乡。

  六十岁西出潼关路上的漫漫风霜,严重侵袭了胡老爷的健康,到任没多久,胡老爷奉献完自己最后的光与热,于明弘治十三年倒在岗位上,享年六十三岁。

  其三是走海路。从泰州下到松江府(今上海),出海北上至天津港,在从天津可坐车或步行至北京。

  老骥伏枥、壮心不已的胡老爷立刻振奋,这是皇帝不嫌我老、要日后重用我的节奏啊!

  ▲ “西方公据路引”蒙脸纸,1979年出土于江苏泰州西郊明代胡玉墓,现藏于泰州市博物馆。

  此时进了大明朝廷的胡老爷,可谓是拿着千军万马中杀到的硬座票,登上了“大明”号列车、正硬着头皮等顶头上司列车员给安排补张卧铺票。虽然目前还看不到前途在哪里,但总比无座票好一点。

  没想到皇帝突然提拔他到地方历练,擢升陕西布政司右参议,敕督西宁刍粟总水利出纳。

  冥途路引有佛教和道教之分。佛教路引称西方公据路引,由寺院高僧代发,是佛教徒前往西方极乐世界的通行证,有则可以登上莲台,前往西方净土,无则堕入地狱,饱受折磨。道教路引多称丰都山冥途路引,由丰都大帝颁发,通过念诵“太乙救苦天尊”,对信众“赦宥罪愆,免堕三涂”,作为信众进入丰都山的凭据。

  领路引时,官府的小吏一看,嚯,原来是今年新考上的举人老爷要去京城考试,又发给胡老爷一面黄旗,上书“奉旨会试”(一说礼部会试)。

  此件是石染典从瓜州和沙洲户曹处领取的过所。石染典携带着安西都护府颁发的过所,从安西到瓜州经商,“市易”后,为返回安西,又请求瓜州都督府发给回去的过所,因此瓜州给他签发了过所。由于从瓜州到安西要经过铁门关(今焉耆与库尔勒之间),所以在过所里特别注明此关。

  因为四十岁的他终于通过了乡试,成了举人老爷。明代科举分乡试、会试和殿试,每三年举行一次。通过乡试,意味着胡玉跨过了科举的第一阶段,攻克了科举副本的小BOSS,可以去参加次年春季二月在京师举行的会试了。

  四十岁时进京赶考,一口气急行军三个月,胡老爷尚有余力参加三天三夜的会试。

  胡老爷领了路引出来,拐进书局买了一册《路程图引》,在小茶馆里又跟行商模样的人聊了许久,打听

上一篇:沙尘暴过几个小时就要刮一次 下一篇:没有了